某某的猫叫念期

懒癌晚期 “我觉得我连抢救一下的必要都没有了”系列 真·文渣 会一点点手绘,然而也只限于临摹........感觉自己就是条咸鱼 微笑

恋爱什么的我才不要!

(之前排版被吞了,重新再来发一遍。)

三日月x女婶


小学生文笔

ooc

并不打算虐

奇怪的恋爱观?

有点烂尾

告知付丧神真名,如果付丧神有心就会被神隐的设定是存在的!

以及自己都觉得爷爷的喜欢有点莫名其妙(算了反正都ooc了……)

以上都ok?

那么ready go!
-----------------------------------------------------

本丸的某一天早晨,天气异常晴朗,按照惯例,三日月宗近正捧着茶杯,悠哉的坐在解瑾屋前的长廊喝茶。


 虽然今天的近侍是他。 


大概是因为他的出现实在太过珍贵,小姑娘把他当祖宗一样的供着,即便是近侍也不让他多做什么工作。 


三日月回头看了看正在里屋看信的人。


 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她上了心呢? 


记得他刚来到本丸的时候,见她一身满满的现世气息,和这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常年的白色衬衫和随意的卷起衣袖,下身不是黑色牛仔裤就是普通的运动裤。总是无视性别的和其他刀剑们勾肩搭背,有事没事去左文字三兄弟那里捣个乱,接着被江雪从屋子里丢出来。闲着的时候抢走歌仙刚帮山姥切洗好的白色被单,惹得山姥切追着她到处跑。无聊的时候和鹤丸一起吓唬在本丸里毫无防备的短刀门,然后被满脸黑气的一期一振押在屋里罚跪教育。


 以上还有很多一系列的行为,实在叫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可是,每次当她被江雪扔出房间的时候她总会说:“江雪啊,你们别老是那么板着脸啊,多笑笑,总是会有好事发生的。”等江雪关上门之后,总能在桌上看到三个熟透了的柿子。 被山姥切追到没力气再跑的时候,总会乖乖的把被单还给他,待山姥切披上以后又把罩在他头上的帽子拿下来,然后气喘吁吁的说“别老带着帽子遮着脸,就算你觉得不好看,可我觉得我家山老切可好看了,实在不行,你就当做晒晒太阳嘛。” 有的时候,小刀们会被她和鹤丸的恶作剧吓哭,这时候,她总会扑上去挨个儿揉揉他们的脑袋,或者给每个人一个拥抱,然后笑呵呵的说“好啦,给我的小天使们好东西吃!”接着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大把的糖果,然后坐在小刀们中间、拥着他们一起吃。 等一期一振黑着脸赶来,被罚跪教育以后,她又总是会戳着一期的额头,“再这样老是操心下去,小心变成老头子哦!”然后转头继续找鹤丸计划下一个恶作剧。


有的时候,她还会反过来吓唬吓唬鹤丸,等鹤丸真的被吓到的时候,她会蹲下身,捧着脸问他


“鹤丸,你现在还觉得无聊吗?” 渐渐的,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她披上了一件暗粉色长长的和服外套,和里面现世的衣服合在一起居然也不显得违和,反而看起来极为舒服。 

他曾经有问过她,为什么要穿上披上那件外套。


“其实是为了你们啦。”小姑娘这么回答他,“毕竟都是很久以前的时代来的,大概都会比较怀念以前吧,这样穿对你们来说也许会好点。” 那个看起来性格咋咋呼呼的小姑娘,有时候心思细腻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种有趣的现象让三日月宗近提起了兴趣。


大概是想看看她还会做出些什么有趣的事情,他开始有意的关注她。


 可是慢慢的他发现。 


【小姑娘从来都不会来打扰我呢。】 


为什么总是不来找他呢?可以和笑面青江面不改色的一起讲黄段子,和加州清光挑选指甲颜色和服装,跟莺丸讨论到底是茶叶茶好喝还是花茶好喝。 


可她为什么从来不主动找他说写什么、做些什么呢? 


【好像稍微有点不甘心呢。】


 于是他开始找机会诱导她,在她坐在长廊上吃点心时悄悄地接近,一把将她抱起,让她坐在自己怀里;在她帮自己着装打扮的时候故意和她靠的很近,再等所有的都弄完以后他哈哈笑着,说作为谢礼帮她也好好打扮一番,然后抬手帮她去整理衣物,当然最后只会弄得更糟。


 可是她依旧不来主动地找自己。


 为什么呢?


 久而久之,他的视线便无法再从她身上离开了。 大概就是最初对于她的感兴趣而提起的关注,与现在的这份不甘,让他迷恋上了。


 三日月宗近这么想着,顺便抿了抿手中的茶。然后他听到了从身后屋里传来的叹气声。 


“哎……”


 他回过身,看见小姑娘放下了手中刚才在读的信, 


“大清早便如此叹气,主上这是遇到什么心烦的事了?”


 听到声响,小姑娘抬头看了看他,然后将信往面前的一只木盒子里一丢,“是奶奶啦,她老人家依旧在抱怨我回去看望她的次数太少了。”她呼哧一下趴在面前的矮桌上,


 “我也没办法嘛!政府只给了我一个月回现世两次的机会啊……” 


那时候,谢瑾刚入初一便接到了来自政府人员的请求,由于她自身灵力极高,他们希望她任职审神者一位,如果同意,政府便会给予丰厚的薪水,并且会帮她照顾她的奶奶。考虑到她当时尚为学生,政府同时表示,只要她愿意,他们会免费为她准备一位老师,在本丸内给她受教。


 但这一切的交换条件,是一生的任职期。 


那时和奶奶一起生活的谢瑾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请求。毕竟单靠奶奶微薄的退休金实在无法好好供两人生活,光是她的学费就让她们手中的钱包耗尽灯油,要是没有她,估计奶奶的生活应该是过的正好的。 


“为了可以让奶奶的日子过得更好一点,一辈子就一辈子吧!”她不顾自己奶奶的劝阻,头也不回的带着行李离开了,好在政府也还算良心,按照她的要求,将拿笔丰厚的薪水以银行汇款的方式,每个月汇进奶奶的卡里,也给了她一个月回现世两次的机会,并且允许通信的来往,大概是她还回去看望奶奶的原因,这才让她的奶奶有了心里上的安慰,而时间就这么一晃,好几年就也过去了。 


“主上的祖母每次寄来的信上都会如此写着,”三日月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转身走进屋内,在小姑娘身边坐下,


 “因此让主上困扰的应该另有它事。”


 “呜……”少女将埋在桌上的脸微微侧过,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就是……奶奶说……我怎么还没带男朋友回去……”不知道是因为她重新将头埋回矮桌上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哈哈哈,原来是老人家对未来女婿的期望啊。”将衣袖举在唇边,三日月笑意极浓。 


“别再一边幸灾乐祸!你这个为老不尊的老、爷、爷!”小姑娘愤愤的拍案而起, 


“我才18岁,18岁!又不是28岁!奶奶为什么老是催着我找男朋友!没有谈过恋爱怎么了?男朋友这种东西是说来就能来的吗?真是的!别人家都巴不得自家孩子可以老老实实的做个乖宝宝,别老是想着谈恋爱,我家怎么就好像巴不得我快点找个男人呢?是怕我嫁不出去吗?!我……”


 有点激动的话语突然嘎然而止。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慢慢的重新坐了回去, 


“况且我一点也不想谈恋爱。” 


像是垂暮之人,在最后一刻,长长的叹息一般。 


屋外那颗大大的樱花树在风的吹拂下,晃晃悠悠的落下了一些花瓣。她坐在屋里,一手支着脑袋,整个人斜斜的歪在一边,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看那些花落下的场景,只是眼神远远的望着屋外不知什么地方。 


似乎从哪里弥漫出一丝无奈和痛苦的味道。


 “ho~主上这是曾被情所伤?”三日月摆出一副略为吃惊的表情。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你居然也谈过恋爱?'这样的话!”小姑娘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


 “难得想要装作歌仙说的那样风雅一些,你一开口,我分分钟就崩皮了!”她一副要扑上去揉乱他发的样子,但那个优雅美丽的付丧神只是微笑着,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 


仿佛在无言的问着什么。 


两人沉默的对望着。


 其实从谢瑾煅出三日月宗近、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一刻不停的提醒着自己, 


“离这个家伙远点儿!” 


精致的面容,极好的身段,尊贵的身份。在炼刀房近距离的和他说话的时候,那双载有新月、带着优雅笑容的双眼看着她,简直就像是在诱惑自己一样!


 太危险了!根本就是一个不小心就会陷进去!


 于是唯独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谢瑾可以和别的刀剑毫不顾忌的想干嘛干嘛,可以当着他们的面说偷看他们洗澡,可以不做掩饰的吃他们的豆腐(虽然很少能成功),但唯独三日月宗近不行。 


可是她不想什么就来什么,也不知道三日月宗近到底怎么想的,在她在长廊吃点心的时候突然出现,等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坐在他怀里了,每当她想挣扎的时候,他就会摆出一副伤心的表情,然后说“哦呀,主上这是嫌弃我这个老人家吗?”这让她不得不安分的坐在他怀里不再有逃脱的迹象。


帮不怎么会打扮自己的他穿衣,他总是和自己贴的很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在等所有的东西都穿戴完毕以后,他居然提出帮自己穿衣服!天知道那双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时候,她的心里是怎样的波涛汹涌,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凶猛的涌出一样。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 


所以她更加的躲着他了,就算是轮到他当近侍,也不让他做什么事情,这样可以减少他靠近自己的机会。 


而现在,那双让她左躲右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那个感觉无时无刻都在诱惑自己的人就坐在她身边。


 “......真是服了你了!”这次依旧是自己先败下阵来。 


她没好气的挠了挠头,“怎么感觉在你这里我老是吃亏。”一边说着,一边将矮桌上另一个空着的的茶杯倒上了茶,朝三日月举了举,而他也毫不客气的接了过去。


 “.......我只是不明白,人为什么要恋爱。在我眼里,所谓爱一个人,就是将自己全身心的交给那个你所爱的人,可是谁又知道对方是不是也像你爱他一样的爱着你?”她扒在桌上,把玩着自己的那只茶杯, “互相恋爱上的两个人又怎么会知道他们最终是不是能一直在一起,并且幸福的相伴一身?很多人从来都不考虑这些,就稀里糊涂的住进了对方的心里,然后当伤害来临的时候,只能像撕扯着自己的心脏一样,把对方拉出自己的心,伤心和难过只有自己知道,甚至有的时候,你仅仅只是把自己的心脏撕开了一个口子,而那个人依旧在你心里……” 


她突然顿了顿, 


“就像我妈妈一样。”


 茶杯被她轻轻的放在了桌上,


“年轻的时候,她选择了和那个该死的混蛋在一起,以为可以永远幸福的生活下去,可生下我以后,我只有在妈妈紧抱的怀里,看见那个自称是我爸爸的男人挥舞着拳头,面目狰狞的样子。而妈妈生前剩下的就只有那个男人的家暴和另一个女人轻藐的嘲讽。那难道就是所谓的幸福吗?” 她转过头,对上了三日月的视线,可三日月却只能从那双终于第一次主动看向自己的眼睛里看到了名为痛苦和悲哀的东西。


仿佛有什么正在她的心里慢慢死去,一点点坠落至漆黑而又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 “难道当初的恋爱,最后所剩下的就是这个吗?”她突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不知道妈妈那时候选择和他在一起时有没有预见这样的结局呢?被自己所爱的、以为对方也爱着自己的人丢弃在一边、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剩下的只有自己年幼无助的女儿和她自己年迈的母亲?” 她就像突然打开了什么开关,整个人激动的跪立起来,双手死死的按在桌上,空气就好像凝固之后再剧烈的炸裂开来一样, “那种无法让人无法预知好坏的未来!” “不能全心全意相信对方心意的心情!” “别开玩笑了!”


“我可不想那样!” “像妈妈那样受到伤害!” 


“与其那样我宁愿永远都不要爱上谁!!!”

她像是因为用尽了力气喊出那些话,现在只能无力而颓然的坐下, “所以,我才不想谈恋爱呢……” 一时间,谁都没再说话,她能感觉到三日月正在看着自己,但她没有理他,只是继续看着屋外那颗正在掉落花瓣的樱树。 


花瓣一片一片脱离枝头,一点一点慢慢旋转,无力的触到土壤,好像即将失去生命的蝴蝶一样,静静的躺在那里,她眼里的某些东西也不再挣扎,渐渐的即将消失殆尽。


........


【啊啊,是这样啊,所以你才一直躲着我啊。】

然后,谢瑾被拉进了一个温热而宽阔的怀抱里, “抱歉让您想起了非常不愉快的事情。” 她能感受到一只同样温热宽大的手掌附在自己的头顶, “那么,您是否能相信我呢?” 


?!


她像触了电一样在他怀里猛然抬起头,


撞入她视线的,依旧是那双笑盈盈的蓝色眼睛,然而此刻它却透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不容别人含糊应付的神色。


“你想说什么?”她有点颤抖的依旧停在他怀里。


我好像知道你想说什么。


“您知道我想说什么的。”就如能听到她心里在想什么一样。


“.....我不知道。”


不知她是在回答三日月的哪个问题。


“你知道的。”三日月慢慢的将脸埋进了她的颈脖,而她依旧保持着抬头的动作没有挣扎。


“你从来都没有正真的抗拒我这么靠近你,”他有脸颊微微的蹭了蹭她的颈脖,


“你把你的弱点和伤口全部都暴露在了我眼前。”他抱着她的力度渐渐收紧。


“你从见到我的第一眼起就躲着我。”


“因为你爱我。”


被紧紧抱在怀里的她,突然开始剧烈的颤抖,然后努力的想要挣开他的双臂,无奈对方的力量远远高于自己,她的动作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那些即将在她眼中消失的东西开始加快速度的消散了。


被发现了被发现了被发现了被发现了!!


要被伤害了!快点!快一点在被伤害之前!!!......


“我也爱你啊。”


“.........”


呼吸犹如被掐断一般。


她双手抵在三日月胸前,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那即将消失的东西,在他的话下骤然停止,然后带着飘渺的光辉,一点点扩散开来。


“我也爱着你啊……”这大概是谢瑾第一次看见三日月露出那么无奈的笑容。


“每次都想着,为什么你不来找我呢?明明可以和他们那么开心的聊天,可为什么唯独不来找我?”


所以他使出浑身解数,诱导她、引诱她,现在总有一天她会经受不住诱惑跑过来找他。


“我很寂寞啊。”手轻轻拂过她的面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愿意来找我呢?”


谢瑾紧攥着手中握着的衣襟,直直的望进三日月的眼睛,好像极力的想要发现什么、确认什么。


门前忽然吹过一阵风,卷起地上掉落不久的花瓣,旋转着,飘荡着。


挣扎的蝴蝶接着风的力量再次飞起,用尽了力量,朝着花朵飞去。


“真是......败给你了..........”


她闭上眼睛,额头紧贴在他的胸口,


“就信你一回吧……”


“我名为,谢瑾......”

.............


下一次月回现世的日子里,


谢瑾带着自己第一个,并且在之后的未来中成功成为丈夫的男朋友,出现在了自己奶奶家的门前。

然后点明一下,那个在谢瑾眼中差点消失的东西名为“感情”。

大概会觉得烂尾,但室友告诉我,决定和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感情会超越一切的事物和理性,你原本坚持的一些东西在那一瞬间都会消失不见。所以谢瑾最后才会选择和三日月在一起,当然也是相信三日月。否则最后也不会把真名告诉三日月。
-----------------------------------------------------
我有话要说啊!当然你觉得麻烦或者没营养可以直接退出去.....

首先来说一下谢瑾。没错,打一开始谢瑾躲爷爷就是因为她对爷爷一见钟情了,但她潜意识里对恋爱的排斥和警告让她下意识的躲着爷爷,而等三日月爷爷也喜欢上她的时候游击战就开始了,但爷爷的举动无疑起着反作用,直到谢瑾奶奶的信点破了一切,也让三日月知道了谢瑾一直躲自己的原因,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收了女主角。说到底,最后谢瑾的防线是败在了她对三日月的感情上,她所坚持的信任不信任在那一瞬间里全都忘记了,所以最后才会同意和三日月在一起,而且爷爷也是真的值得信任的。

然后,是我发这篇文的初衷。其实就是单纯的抒发一下自己憋的慌的感情,女主的恋爱观其实就是我的恋爱观,而其中还有一点我没有写出来,就是在现在这个时代,所谓的恋爱实在是太脆弱了,经不起一点风雨,分手都是分分钟的事情,但我又是属于那种很容易就对自己喜欢的人掏心掏肺的那种人,一旦分手,大概会是最难过的那一方。

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想受到这方面的伤害,所以与其最后分手,然后难过的死去活来,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去恋爱,谁都不要喜欢上,这样就不会受到一点点的伤害了。这篇文大概就是我拿来抒发一下自己一直憋着不说的这个想法吧。

虽然有很多人都说我这样想是不对的,但是我依旧无法放开自己去相信一个人可以像家人一样爱我的,我做不到相信对方会和我一样掏心掏肺的。总感觉最后一定会被背叛。

然后文里面谢瑾的母亲原型来自于我的室友,虽然室友没有结婚,也没有受到暴力,但男友劈腿是真的,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很深,谈恋有非常长的时间的恋爱,据本人说,他们是青梅竹马,但之后依旧是这种悲哀的结局,看到室友哭的难过的场景,我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要恋爱呢?然后那位室友告诉我,喜欢上一个人其实过程是很莫名其妙的,你会在不知不觉间接受了他,而恋爱过程中所有快乐的时光和喜欢的人互相想念的感觉就是恋爱的理由,有的时候再去回想,虽然依旧会很难受,但那个时候的开心不是假的。我想那种感受大概只有我恋爱了以后才会明白吧。这里暂时只能让谢瑾和爷爷先感受恋爱的快乐啦。

啊,感觉自己有点太唠叨了......那么最后,真心的希望每个人都能得到一份美好的爱情,并且可以永远的幸福下去。

评论(17)

热度(13)